[翻译]《不死鳥のネビュラ》booklet 附录《渡らない鳥》

(准备把G组“花鸟风月”系列中booklet里附带的小故事都翻译一下~

(为了搞翻译才拆了CD,想吐槽自己(* ̄∇ ̄)ノ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下,出现了放弃旅行的候鸟。”

这是某个休息日的早晨。

本来是让电视一直开着听新闻的,不过,在收拾刚吃完早餐的碗碟时,电视里好像切换成了别的节目。

那是一个为地球环境变化敲响警钟的海外纪录片节目。

然而在那一刻,吸引昂辉注意的,并非节目内容本身,而是开场的那一句话。

(候鸟……)

不在旅途中任何一处停留,移动着……持续着旅行的鸟。

流动着,漂泊着,向着更遥远的天空飞翔的鸟。

说到候鸟的话,昂辉不禁联想到某个男人。

——藤村卫。

就在那一天,这个男人飞进了昂辉的人生中。

给人一种自由而飘逸,不得要领,随波逐流的印象。

果然是候鸟的感觉啊。

“……”

电视的画面中,出现了不知是哪里的湖畔,单单一只鸟儿,身姿优美地站立着。“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点寂寞呢。”

解说员的话语犹然回响在耳边。

(出现了放弃旅行的候鸟……吗?)

并不是因为走失而脱离群体,也不是因为受伤或生病而无法飞翔。只是放弃了飞翔这件事,这样的一只鸟。

那只鸟儿,到底是为什么放弃了旅行呢?

(你啊,就这样不再旅行了,真的好吗?)

就在这时,一个开朗的声音呼唤了他的名字。

“昂~君,盘子全部洗完了哦~”

“啊、啊。”

尽管家务能力令人绝望,但相对而言,洗盘子还算是干得不错的卫,在完成了这项重要工作之后,正从厨房走出来。

卫的脸上是可亲的笑容,正报告着“这次没有打碎一个盘子”。很偶然地,他也看到了电视上的画面,笑了起来。“诶~这是关于留下来的候鸟的话题吗?偶尔会有呢,像这样的孩子。‘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!’~这种感觉,不是很棒吗?”

毫无防备地听到了这意外的感想,昂辉直眨巴眼睛。

“很……棒吗?”

“虽然不知道鸟到底是怎么想的,但对于我来说,‘这里是我的地方’,我可是很自豪地这么下定决心的!……吧,啊是还是不是呢……”

“到底是哪种啊……”

昂辉苦笑着,但一下子,心中仿佛有什么石头落地了。

不再迁徙的候鸟。

说不定也是因为这只鸟儿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之所吧。

(the end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一篇也真的非常非常短,标题是“不再迁徙的鸟”。不过呢,emmmmm……不是非常严肃的环保主题的开头吗,为什么就变成相当G组风格的脑洞,最后还能够洒糖。而且对照着之后卫的那首单曲《reraise》里,“ 君が僕に居場所をくれたから ”之类的歌词,你们简直就是在隔空喊话表白,甜得简直让人害羞……(什么鬼233)

本张CD里收录的歌曲《不死鳥のネビュラ》明明是一首相当气势磅礴的歌,和此文治愈系画风完全不同。不禁想到卫果然是一个心中有着庞大而丰富的独立世界的奇妙男人。昂辉最初的不安并不是没道理的(咳……

翻booklet时还发现歌词文本中有一段竟然标注着“此部分为无声歌词”,大概对应着歌曲3:00至3:40的段落。不禁想象了一下大家(以声优的身份)念白的版本,应该也是相当有魅力的。不过真要念出来的话,预估了一下时间,发现得用超快语速念出才能配合上音乐(笑)。也许正是这样的考量,John桑最终放弃了念白版本吧。不过,请John桑不要放弃这种有趣的形式,未来再实验吧!(啊,但这样的话,就真的很像sound horizon了……)由于这一段落网上似乎都没有,所以录入并翻译附在后面~

(无声歌词部分)

混沌の世界に生まれた人々は
限リある天命の限リ
自らの栄光を求め続けていた

未熟さと虚栄が溝となり
彼らは互いを蝕み、陥れ
文明は進歩と凋落を繰り返す

やがて、この星にも天命が訪れる
それは希望への収束か、地獄への入口か
神は、星の行く末を憂いた

かくして、蘇リ不死鳥に
人類の盛衰は委ねられた
天涯孤独で、欲望を持たぬ
幼い小鳥に——

诞生于混沌世界的人们
受制于有限的天命
仍持续追逐着自身的荣耀

不成熟与虚荣心都化作沟壑
他们互相侵蚀、陷害
文明在进步与凋零之间反复轮回

终于,这颗星球也迎来了天命
那究竟是通向希望的终结,还是通往地狱的入口?
神明担忧着星球的未来

就这样,神明将人类的盛衰
委托给了复活的不死鸟
孑然一身、无欲无求
这幼小的鸟儿——

评论(8)
热度(56)

花よりほかに 知る人もな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