鳕鱼角1985


(请勿商用,比心~)


收录于画集《ANGEL EYES》最后的短漫。虽然不知道吉田秋生老师在此的用意呢……我的想法是,这是一个平行世界的亚修英二的故事,若他们作为普通的少年一起长大。虽然最后一句话依然不亚于一把40米大刀的效果TUT


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地方是老师在文字中还偷偷放入了“鱼”和“香蕉”的字眼2333


看到有人说最新的ED画面可能有参考此处的场景,不禁深有同感(另一处明显的致敬则同是塞林格《麦田守望者》)。虽然季节和年纪都不相同,但睡着的英二和注视着他的亚修的那幅图画,一定给了创作者启发吧。


由于网络上似乎很少看到这个短篇,所以斗胆翻译在这里与大家分享。又由于图源不是扫描件所以质量很一般,请凑合着看就好……第一次修图,如果有奇怪的灰度或歪斜的线条,那都是汉化君的锅,与作者大人的作品质量无关QuQ

刚看完第13话就在推上刷到了新鲜出炉、还热气腾腾的便当感言,嗯感受到了感言者的如释重负、毫不留恋(大雾

欧沙 役·细谷佳正

“到这里就是最后了啊”这样想着,虽然是有些奇怪的说法,但确实感到了安心。
为了尽可能与角色的形象一致,有自己揣摩的部分,也有被staff要求的部分,也经历了许多次的讨论,终于完成了这次演绎。
虽然是一段相当艰辛的过程,不过还好中途并没有崩溃,自己想表达的也都表达出来了,还是很不错的。

* * *

记忆中细谷役的角色仍是以正面的、很有人格魅力的形象为主,像这样一个坏得单纯又彻底的恶人仿佛是第一次看到。在别处也看到他关于香蕉鱼的访谈,作了种种危险的发言,很让人有些意外。“诶Σ(・□・;)原来你是这样的细谷吗?”(笑

在banana fish的世界里,太多角色或绝对或相对地站在了与亚修对立的立场上。欧沙之死为故事的前半段划了一个暂时的、沉重的句号。他的恨意是如此热烈又纯粹,似乎到了既无需对亚修说明,也无需对观众解释的地步。(虽然亚修说“那并不是我的错”)诶~不过是我想的那样吗?这是一种,因为对方拥有自己想要的全部,自己却无论如何无法得到,甚至正因为对方存在而无法得到,而产生的纯粹的嫉恨罢了。说到底也是一个性格单纯的家伙,然而所作所为却给他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,banana fish里尽是一些这样的存在。



(接下来的碎碎念可能会涉及结尾或剧透,请选择性观看(*/ω\*)



在13话的最后,亚修对前来的英二喊到:“回日本去!我不想被你看着!”这种怒气下深藏着悲伤、难过、自觉不堪的绝望心情,简直是让人心碎了一地(/ _ ; )……虽然理性也在一瞬间回忆了一下,怎么在漫画里没有注意到这句话呢?
而后重新找了电子版的漫画来看,果然,我看的版本里这一句被翻译为“我不想再见到你了!”天啊,这样意思就完全不同了,对人物的理解也完全不在同一层面。大概也因此并没有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……亚修的原话是“俺は...お前に見ていられたくないんだ”,因而动画的翻译是对的。不禁想,之前看的漫画中文版翻译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错误,会在不觉间给理解故事造成细小的偏差。于是,想要收原版漫画全集的心又蠢蠢欲动了……然而日亚上的限定box系列好像还在缺货中呢QuQ(哭哭哭,求官方早日再刷……

由于此处查询了漫画,于是这个下午,又不知不觉将漫画看下去,直至结尾。(于是眼泪再次吧嗒吧嗒掉了一遍……)这一次,注意到了许多此前只是匆匆读过,而没能接收到的老师所埋藏的细节与伏笔。
毕竟初次阅读时,觉得结局来得那么措手不及,难过了很久,漫画变成了不敢再触碰的存在。也曾怨念为什么老师一定要设置这样的结局呢,明明仿佛只差那么一点,就能够碰触到安宁与幸福了——
却忽略了,这其实是个一直处于“危险”中的故事,寻常的日常在此并不存在,它随时有可能受到重创而停下,而这个结尾,也只是恰好停在了“这里”而已,就算不停在这里,未来也有可能停在别处……而对于作者来说,此处也正是所有新线、旧线都收拢于此的时刻,更何况这一路上已埋下了那么多伏笔、暗示、征兆。于是,作者理所当然在此完成了它的结局。

最后一话与此前章节的氛围完全不同。若说一般章节不乏紧张、沉重的气氛,和作为黑帮题材的硬汉之感,那最后一话就是回到了完全抒情的少女漫风格。从老师的台词、分镜,几方叙事的穿插都不难感受,是不动声色的温柔,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幸福,还是悲伤呢?真的,一定是构想了好久的结局吧,也浪漫至极——但我并不想用“浪漫”这个词,对于心爱角色的死去,实在是做不到单纯从美学的角度,心平气和地欣赏着,然后给出“浪漫”这样的评价……果然,还是非常悲伤啊。

订《angel eyes》时,顺便也订了一本小学馆文库版的《another story》,其中收录了著名40米大刀《光の庭》,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,也读了好几遍。现在想想,我大概是最喜欢这个故事的氛围吧——它正拥有正篇所不具备之处,那就是安宁、平稳的日常感。虽然仍是熟悉的角色所生活的地方,但这里不再有残酷和杀戮,也无需时刻担惊受怕。这里是普通的日常起居,吃饭,有朋友来访,每天和狗狗一起散步,在有光的庭院里。“如果亚修也能够在这里生活就好了,哪怕只有一天。”在阅读的时候,内心深处,大概不觉间有了这样的企望。

啊啊,但这也只是个,无法实现的梦吧。

今天刷推时,无意中点到了(大概是)banana fish TV官网下的一个栏目,猜测是请已退场的声优来讲一点感言吧,既有重要角色,也有近似路人的角色。虽然觉得有一点微妙,嗯毕竟“退场”包含两种情况,一是原作中已经脱离主线因而不再继续交代后续情形的角色,另一种是已领便当的角色。而这一点让人心情颇为复杂,便当感言和未来即将录入的便当感言什么的QuQ……(细谷桑下一个就要轮到你了吧

然而由于一眼看到了古川桑的感言,差点就要泪目了TAT……于是将翻译贴在这里。


肖达·翁 役·古川 慎

终究是退场了啊……最直接的感想就是这个。

虽然很...

打算陆续画一些自己喜欢的场景(和脑洞)ヾ(๑╹◡╹)ノ"

【翻译】《帽子のおはなし》(帽子逸话)

原文来自漫画《妖精森林的小不点》官方guidebook↓


在本书中读到了关于帽子的有趣总结,由于原作中似乎并没有提到,所以翻译在这里,和喜欢他们的大家分享~

以下正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帽子逸话


角色们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他们的帽子。正式的名称是“种帽子”。 

种帽子是小不点们在离开故乡独立生活之际,以年长者的帽子为原型制作的帽子。而他们移居他乡,长期定居,自己也变成了年长者时,孩子们又会以此来做新的帽子。这里将会对本篇中已出现的五种帽子,以及帽子的标志一一进行介绍。...

【已上架】画了一套柚子的表情包٩(๑>◡<๑)۶

最近在亲友的鼓(song)励(yong)下,画了一套柚子的表情包。  


总之是画了自己喜欢的那些形象,一本满足(喂)尽管是一个几乎第一次拿起板子的板绘萌新

 

下载方式:

 

点击页面→ 这里 扫描二维码进行下载;

或者进入表情商店,搜索【百变柚子】进行下载。

欢迎小伙伴们一起来玩呀!ヾ(◍°∇°◍)ノ゙ 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 
最后安利亲友画的表情包,名叫【我是小白】,可以直接在表情商店内搜索。据说原型是我家的猫咪小白和我…(纳尼(ヾノ꒪ཫ꒪) 
 

整理汉服和小裙子时突然发现有迷之莓与鹤主题的发带......
当年怎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(* ̄∇ ̄)ノ

(突然被砂糖击中的心情……

[翻译]《CORONA》booklet 附录《風を追う》

再过几个小时就能看到会动的大家了,感动……为G组的小天使们打call٩(๑>◡<๑)۶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逐风》

某日午后。

剑介正在站台等待电车,由于反射的阳光晃眼,他不禁眯起眼睛。

光辉夺目的太阳,像是要从头到脚都逼迫着人一般。

(这还真是夏天的感觉啊……)

“哎呀呀”,剑介擦去自脸颊滑落的汗水,如此感叹了一声。

不知为什么,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昂辉后,又不自觉地叹息了一声。

(怎么说呢……清凉感。)

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盛夏的炎热,是白净又端正的侧颜。

松软纤细的头发,覆盖于形状优美的耳朵边,仿佛用刷子轻扫过似的……恰好这时,又看见那双细长清秀的眼睛,正径直注视着对面的站台。

剑介不由自主随着那目光看去,想知道那里有什么。然而,对面只有几个公司职员模样的男性,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存在。

多半也不是在看什么特定的事物吧。

 然而,明明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眼眸却像是为了弥补这一点,充满雄辩之色。* 也因此常常会受到误解。

仅仅是目光本身,都会让人觉得其中有什么深意。

(是眼睛会说话的人呐…… 不过现在,还不知道他到底热不热就是了。)

于是剑介决定直接询问答案。

“昂,不热吗?”

“嗯?”

昂辉望着剑介,小声地笑了。

“当然热了。今天的气温,大概已经超过人的体温了吧。”

“诶~真没看出来!明明一副很清爽的样子。”

“没那回事。我也在出汗。”

确实,和剑介一样,昂辉的额头上也隐隐浮现出了汗珠。

注意到这一点,让剑介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动,当这是个秘密。

“热就是热,但有时等待一下的话……你瞧。”

“诶?……啊。”

“风在吹。”

在剑介与昂辉之间,有持续的风在流动着。

让人不禁觉得,这真是舒服的风啊,二人一同眯起了眼睛。

“……原来如此。刚才突然一副出神的样子,也是在等待这个吧。”

“是不是很夏天的风?”

那一如往常的雄辩之眼,好像很高兴似的闪闪发亮起来。

(the end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日语中有“雄弁は银,沈黙は金”(雄辩是银,沉默是金)的俗语。

又是极短的一篇……(雄辩之眼到底什么鬼啦ヽ( ̄▽ ̄)ノ

不过我也觉得细长清秀的眼睛很好看,昂辉和凉太大概就是G组的颜值担当吧2333

而且剑介小天使你怎么又成了迷弟视角担当,那些优美的外貌描写看得我迷之恥ずかしい(*/ω\*)……(捂脸跑

然后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,翻译这几个小故事算是“一时兴起”吧,但其实是还在学习中的日语萌新,觉得肯定有翻得不对的地方,也为此惴惴不安。所以等“月”篇翻完之后,应该就不会再往这里贴翻译了(本来这个账号就是为了默默潜水偷偷看太太们的文章和按赞用的233)所以大家不用关注我,给我按了小心心已经非常开心了٩(๑>◡<๑)۶!

最后倒计时为G组打call!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 

[翻译]《不死鳥のネビュラ》booklet 附录《渡らない鳥》

(准备把G组“花鸟风月”系列中booklet里附带的小故事都翻译一下~

(为了搞翻译才拆了CD,想吐槽自己(* ̄∇ ̄)ノ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下,出现了放弃旅行的候鸟。”

这是某个休息日的早晨。

本来是让电视一直开着听新闻的,不过,在收拾刚吃完早餐的碗碟时,电视里好像切换成了别的节目。

那是一个为地球环境变化敲响警钟的海外纪录片节目。

然而在那一刻,吸引昂辉注意的,并非节目内容本身,而是开场的那一句话。

(候鸟……)

不在旅途中任何一处停留,移动着……持续着旅行的鸟。

流动着,漂泊着,向着更遥远的天空飞翔的鸟。

说到候鸟的话,昂辉不禁联想到某个男人。

——藤村卫。

就在那一天,这个男人飞进了昂辉的人生中。

给人一种自由而飘逸,不得要领,随波逐流的印象。

果然是候鸟的感觉啊。

“……”

电视的画面中,出现了不知是哪里的湖畔,单单一只鸟儿,身姿优美地站立着。“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点寂寞呢。”

解说员的话语犹然回响在耳边。

(出现了放弃旅行的候鸟……吗?)

并不是因为走失而脱离群体,也不是因为受伤或生病而无法飞翔。只是放弃了飞翔这件事,这样的一只鸟。

那只鸟儿,到底是为什么放弃了旅行呢?

(你啊,就这样不再旅行了,真的好吗?)

就在这时,一个开朗的声音呼唤了他的名字。

“昂~君,盘子全部洗完了哦~”

“啊、啊。”

尽管家务能力令人绝望,但相对而言,洗盘子还算是干得不错的卫,在完成了这项重要工作之后,正从厨房走出来。

卫的脸上是可亲的笑容,正报告着“这次没有打碎一个盘子”。很偶然地,他也看到了电视上的画面,笑了起来。“诶~这是关于留下来的候鸟的话题吗?偶尔会有呢,像这样的孩子。‘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!’~这种感觉,不是很棒吗?”

毫无防备地听到了这意外的感想,昂辉直眨巴眼睛。

“很……棒吗?”

“虽然不知道鸟到底是怎么想的,但对于我来说,‘这里是我的地方’,我可是很自豪地这么下定决心的!……吧,啊是还是不是呢……”

“到底是哪种啊……”

昂辉苦笑着,但一下子,心中仿佛有什么石头落地了。

不再迁徙的候鸟。

说不定也是因为这只鸟儿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之所吧。

(the end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一篇也真的非常非常短,标题是“不再迁徙的鸟”。不过呢,emmmmm……不是非常严肃的环保主题的开头吗,为什么就变成相当G组风格的脑洞,最后还能够洒糖。而且对照着之后卫的那首单曲《reraise》里,“ 君が僕に居場所をくれたから ”之类的歌词,你们简直就是在隔空喊话表白,甜得简直让人害羞……(什么鬼233)

本张CD里收录的歌曲《不死鳥のネビュラ》明明是一首相当气势磅礴的歌,和此文治愈系画风完全不同。不禁想到卫果然是一个心中有着庞大而丰富的独立世界的奇妙男人。昂辉最初的不安并不是没道理的(咳……

翻booklet时还发现歌词文本中有一段竟然标注着“此部分为无声歌词”,大概对应着歌曲3:00至3:40的段落。不禁想象了一下大家(以声优的身份)念白的版本,应该也是相当有魅力的。不过真要念出来的话,预估了一下时间,发现得用超快语速念出才能配合上音乐(笑)。也许正是这样的考量,John桑最终放弃了念白版本吧。不过,请John桑不要放弃这种有趣的形式,未来再实验吧!(啊,但这样的话,就真的很像sound horizon了……)由于这一段落网上似乎都没有,所以录入并翻译附在后面~

(无声歌词部分)

混沌の世界に生まれた人々は
限リある天命の限リ
自らの栄光を求め続けていた

未熟さと虚栄が溝となり
彼らは互いを蝕み、陥れ
文明は進歩と凋落を繰り返す

やがて、この星にも天命が訪れる
それは希望への収束か、地獄への入口か
神は、星の行く末を憂いた

かくして、蘇リ不死鳥に
人類の盛衰は委ねられた
天涯孤独で、欲望を持たぬ
幼い小鳥に——

诞生于混沌世界的人们
受制于有限的天命
仍持续追逐着自身的荣耀

不成熟与虚荣心都化作沟壑
他们互相侵蚀、陷害
文明在进步与凋零之间反复轮回

终于,这颗星球也迎来了天命
那究竟是通向希望的终结,还是通往地狱的入口?
神明担忧着星球的未来

就这样,神明将人类的盛衰
委托给了复活的不死鸟
孑然一身、无欲无求
这幼小的鸟儿——

[翻译]Flow Away附带小故事《イキシア》

原文来自G组单曲「花」编「Flow Away」booklet中附带的小故事。很短小,但感觉被发了糖(*´ω`*)(喂

(我是有多迟钝才意识到这篇是有小标题的(/_;)/……イキシア,翻译过来是非洲鸢尾,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这花长什么样子。←一个悄咪咪的补充说明233)

日常为G组打call!

_____________

「哎呀……」

「……嗯?」

课业结束后,二人走在从最近车站至宿舍的回家路上。

正自说自话的是人行道上并肩而行的凉太和剑介,凉太冷不防停下了脚步,不再向前走。

先他几步的剑介好不容易才察觉,他停下脚步,回头寻找凉太。

「怎么啦~凉?」

「嗯……」

平时的凉太,给人一种说话轻柔的外在印象,但实际上他的内在,是相当的干脆利落,清楚明确,也从来不会迷茫。

但此时此刻,总觉得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,唯一能确定的是大概有什么牵绊住了他的内心吧。

到底是什么呢?跟着凉太的视线望过去,剑介发出了小小的「啊」的声音。

「花开了。」

「嗯,花。是美丽的花呢。」

那是城市的小小绿地。

是连游乐设施也没有,只有长椅和树木的公园。

在入口处的灌木丛附近,有一朵惹人注目的白花正开放着。

伸展着笔直的茎叶,开着大朵的花。

若说是『路边开放的野花』倒有种不贴切之感,反而是给人一种华美的感觉。

「以前没见过这种花吧。」

「是啊,一般来说,这种花并不会像这样长在野外哦。」

「诶~这样啊。凉对花很了解呢。」

「啊……不。我也不知道它的名字。不过这种花,正好是母亲以前在花坛里种过的花。」

凉太如此说道,轻声笑了一下。

对于从来不会提起自己家庭话题的凉太来说,这还真是难得一见的状况。

(哎呀……难道说,凉太是有一点想家了?)

剑介在一瞬间如此想到,不过当然并没有说出口。

因为他知道,凉太非常非常讨厌被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地方。

已经相处了这么久,像这样的雷区还是会记在心里的。

「嗯,是相当珍贵的品种吧。说不定是哪家花坛的种子飞出来了,落到了这里。」

「说不定哦。」

一边凝视着花朵一边微笑着的凉太,侧颜非常温柔动人。

(真的很喜欢花呢。)

剑介单纯地想到。

虽然自己很残念是个『不靠颜值的实力派』型,不过凉太却和花朵十分相似。

说起来Growth这个名字,就是因为组员四人的名字里,各有一个植物的字,所以才决定了这个组合名。

难怪总觉得会有一种花朵呀、绿色呀之类的感觉。

「我说啊…凉。」

「嗯?」

「等把宿舍这里那里都收拾好,全部都安定下来后,在我们Growth的公共客厅里,要不要安置许多观赏植物啊,盆栽啊之类的?总之弄成一个绿色的房间吧!」

「诶、突然的这是怎么了……」

「倒也没什么……有很多绿色的话,不是很像Growth的风格吗?」

「很多绿色,嘛。我倒是不讨厌,觉得还不错。」

一边说着『不讨厌』的凉太,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喜悦,并没有逃出剑介的目光。

(还真是不坦率啊~)

说不定自己此刻眼中也含有笑意吧,剑介一边想着,深深点了点头。

——总之去买花吧。

而且还要跟昂辉和卫商量一下……二人继续交谈着,再一次向着他们共同的新家走去。

(the end)

*文中剑介说自己是“花よりだんご”的type,莫名好喜感。大概可以解释为“比起花来说更是团子”,外表不华丽但是内心很有料。和中文“华而不实”“中看不中用”是相对的意思。但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到对应的成语熟语,而且原文中剑介把凉太视作花才会觉得自己“花よりだんご”,所以对应的翻译里是没有“花”字的熟语的话,也没什么意义了。于是只好闭着眼睛放飞地翻了……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呢233333但也觉得这个地方很有趣。

画了一组柚子的头像,希望之后有机会印成贴纸什么的(*´ω`*)

PS.世团赛真是产生梗的天堂啊2333

惊呆了,真是突如其来的一把狗粮QuQ

花よりほかに 知る人もなし